癡兒歌

左秉隆

汝吾冢子生於坡,名汝坡生喜若何。

彌月坡人走相慶,梨觴三日醉顏酡。

祝汝聰明過乃父,但有通顯無轗軻。

汝之嫡母尤汝惜,時置懷抱頻撫摩。

不幸一朝舍汝去,汝扶櫬返淚痕多。

稍長延師課汝讀,弟兄同塾相磋磨。

汝最沉潛不好弄,讓弟先登童子科。

猶曰晚成乃大器,其如禍降從天何。

辛丑孟春謁祖墓,紙錢灰飛驚回顧。

裾焚延及背後衣,皮焦肉爛無完處。

倒身滾地躍復興,火滅靈魂飛已去。

當時不省招汝魂,此錯九州鐵難鑄。

扶汝歸來療汝傷,更遣巫師開道場。

汝傷雖療魂不返,從此汝遂成痴郎。

有時暫醒旋如故,縱有仙丹不肯嘗。

汝痛何時能自愈,徒錐我心割我腸。

我腸欲斷心已摧,魂兮魂兮尚歸來。



左秉隆《勤勉堂詩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