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竹枝詞〉五十一首選二十五首

黃白

其二

危欄小倚試新涼,何處風來夜合香?

滿院歌聲渾了了,那堪歸病杜秋娘!


其四

花枝招展影苗條,素頸當筵暮復朝。

最是歸來人靜後,玉樓明月夜吹簫。


其八

徹宵鑼鼓漏聲微,舞袖郎當香滿衣。

夜月淸風歌一曲,沉香亭北倚楊妃。


其九

翠髻雲翹新月眉,淺顰低笑鬥芳姿。

蕭娘謝女皆嬌媚,畢竟蠻腰是可兒。


其十三

鶯歌瀝瀝靑樓西,皓齒明眸恰及笄。

陌路相逢偏一笑,此身原已絮沾泥。


其十五

才來楚水又歸吳,省識春風一畫圖。

怪底沉魚驚落雁,佳名應錫廣漢姑。


其十七

瀟瀟夜雨灑香街,枕上夢回墜玉釵。

底事喁喁眠不得,矚郎珍重合歡鞋。


其二十

月光如水凝寒晶,千盞銀燈不夜城。

最是廳樓買笑館,金樽檀板到天明。


其二十四

樓閣堂皇北里閭,如雲車軸上燈初。

琴心箏譜渾閒事,十里揚州總不如。


其二十五

火樹銀花耀六衢,繁華車馬帝王都。

笙歌夜月秦淮地,卻扇有人笑老奴。


其二十六

檀板金樽夜未央,吳姬楚艷鬢飄香。

臨風對舞嬌無力,醉眼惺忪睡海棠。


其二十七

好風吹送麝蘭芬,縹緲笙歌天際聞。

應是良宵眠不得,撫琴自抱妙香焚。


其二十九

玉作肌膚雪作團,風流知是李端端。

揚州買盡纏頭錦,應有文簫駕彩鸞。


其三十

繫馬秦淮散客愁,秋去春來信有期。

慣築新巢依翠幕,偶徵舊夢憶紅絲。


其三十六

狂蜂浪蝶醉如愚,楚館秦樓聲色娛。

遺恨千秋渾不計,可憐嗜好各人殊。


其三十七

風風雨雨落花泥,多少王孫逐野雞。

遮莫多情難解脫,迷香深洞果全迷。


其三十八

綠楊門外繫花驄,一陣柔香過晚風。

杏子多情桃子媚,此身疑入廣寒宮。


其三十九

買笑樓前去復瞻,熙來攘往夜莊嚴。

天階明月爛如許,春色鄰家卷畫簾。


其四十

南樓獨倚故揚巾,秋水連天暗笑頻。

才可容顏年十五,花枝倒插恰宜人。


其四十三

長天秋水遠相連,日暮堤邊盡泊船。

入夜燈光千萬點,蠻江風月也新鮮。


其四十六

短巷長街轉幾遭,碧天無際暮雲高。

揚州夜月笙歌館,雪片如飛召薛濤。


其四十七

花綾一束舞腰輕,漫計寒窗幾度成?

特愛檀郎金慷慨,撒嬌賣憨到天明。


其四十八

玉宇瓊樓不染塵,穠桃馥李十分春。

溫柔鄉裏忘憂慮,眞個桃源好避秦。


其四十九

閒花野草鬥鮮妍,漫撫華年五十弦。

聞道秦淮風月好,鷓鴣聲裏暫停鞭。


其五十

無端星島漫遨遊,放浪形骸作醉謳。

車馬如雲歌徹夜,此間端不讓揚州。



李慶年編《南洋竹枝詞匯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