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十一日新加坡通夜戒嚴連三日未能解除杜門枯坐感成此詩記之

潘受

嚴警如臨敵,危言忽滿城。

家居聊戢影,巷殺不聞聲。

久矣華巫契,渾然水乳情。

是誰投鴆毒,原火一星生。



《潘受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