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伯謨

        施伯謨(1881-1940),名祖臯,字伯謨,江蘇崇明縣(在今上海市境)人,為清末貢生,亦是民國時期詞學家、中華書局新加坡分局經理......(點擊瀏覽更多)

        施伯謨(1881-1940),名祖臯,字伯謨,江蘇崇明縣(在今上海市境)人,為清末貢生,亦是民國時期詞學家、中華書局新加坡分局經理。1881年,他出生於江蘇崇明縣小豎河鎮令風旗施家廟。令風旗施家曾是鄉間的書香門第、大戶人家,施氏先祖歷代都在這裏耕讀。他的祖父與父親都是前清秀才和私塾先生,幼年的他便接受了祖父和父親的啟蒙教育。 在得中貢生後,科舉廢除,施伯謨於是在1910年到上海龍門師範就讀。畢業後,他先後在崇明縣立師範、上海務本女子中學執教鞭。1918年,則任江蘇省立甲科商業學校教員兼實習商店主任。1919年,由馬來亞檳榔嶼《光華日報》主筆陳宗山推薦,毅然辭去教職的他率領經驗織布女工數人,外加工程師一名,帶織布機離開上海,奔赴檳榔嶼籌備織布廠,同時推銷國貨公司的日用品。豈料因人事更變,計劃不善,歷時半年,仍未能開工。又因匯率不佳,國貨只得賤價賒出。 無奈之下,施伯謨惟有重執教鞭,任吉隆坡中學教師。 1921年,僑領章希泉涉及訴訟,上海中華書局怕耽誤營業,在新加坡分局業務主任,龍門師範同學李默非的推薦下,施伯謨接任中華書局分局經理。此外,他亦有志欲在英屬馬來亞和荷屬印度尼西亞一帶推廣華文教學。他在大力介紹江、浙、廣東、福建南下的教員之餘,更同時兼任新加坡華僑中學教員,專授詩詞國文。他在南洋僑界的商界與學界中交友甚廣,接風洗塵,聚會送行,調停糾紛,宴請頻頻。他不僅常在聚會酒後賦詩,更屢屢在《南洋商報》上緝文作詞,大約有一百二、三十首。 施伯謨對中華詞學有深厚的造詣,而且又喜好笙弦。在任職華僑中學國學教師時,每天課余以後, 他便孜孜執筆,集舊稿,撰新詞,得小令,中調,長調共八十二,譜為詞九十多首。原稿為楷書,後來編成《碩果齋詞》一集,書名由葉恭綽題。施伯謨認為古詞從來不寫平民百姓,所以應該為漁樵耕讀,桑婦織女和乞丐作題,這樣也可以彌補古詞的不足。為作詞入門,他在每首詞的開始,先為讀者校正詞譜和發聲,標明字數和韻音,可見良苦用心。所以施伯謨的《碩果齋詞》,又名《模範作詞讀本》。此外,他還著有《天南回憶錄》一書,附詩三十余首。 總體而言,施伯謨對南洋歷史的研究,僑界文化的發展,中華文學的弘揚以及中南文化的溝通均有所貢獻,而這也正是他一生的抱負。


瀏覽更多



釋瑞于

        釋瑞于(1867-1953),俗姓黃,名杏村,號癡禪,福建晉江人......(點擊瀏覽更多)

        釋瑞于(1867-1953),俗姓黃,名杏村,號癡禪,福建晉江人。原為前清秀才的他於少時曾在故鄉為人師,二十歲時就到漳州龍溪南山寺出家,禮雲禪法師為師,從此潛心研究佛理。他約於 1903 年南渡新加坡,並任鳳山寺住持。 1905 年,邱菽園(1874-1941)以一人之力在丹戎巴葛捐建都城隍廟,供瑞于居住並主持宗教活動。後來,在邱氏傾家蕩產且惡疾纏身的十年間,瑞于仍不忘昔日恩情,每週必帶生活用品和銀元前往探望,以為報答。雙林寺於1919年翻修時,他曾擔任住持,1949 年又參與新加坡佛教總會的創立。儘管他在新加坡佛教界與文學界都相當活躍,但他最為人所稱道的主要還是他的詩僧身分,且早在出家前就已有詩名。 瑞于所著有的《瑞于上人詩集》可分為三部份,即七絕、七律以及雜體(包括古體和五律),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關於時事的詩作,特別是發生在中國的自然災害與戰爭,以及他對人民苦難的關心。除了佛教主題和用語,瑞于詩作也帶有很強的文學性,他曾創作數十首關於中國著名歷史事件、遺迹與人物的詩歌,包括范蠡、魯仲連、 項羽、四大美人、花木蘭、東方朔、張騫、鄭成功、戊戌六君子等。其中,范蠡、魯仲連、東方朔和四大美人都是《檀榭詩集》中出現過的主題。瑞于幾乎參加了每一次的檀社雅集,還曾創作一些以世俗生活為主題的詩作,如果不看作者姓名,根本就不像是出自僧人之作。 無論從趣味性或技巧方面來看,瑞于的作品在新加坡舊體詩壇堪稱一流,或僅次於邱菽園。他的詩作主題廣泛,從個人修行到社會關注、從古代歷史到當今時事,從抒情到詠物,甚至超越他的一些居士文友。正如邱菽園稱其「癡於詩」那樣,瑞于也曾表示「結習未拋文字緣,......狂吟怕墮野狐禪」,「悔我狂吟墮下乘」。儘管如此,他似乎並不打算放棄這種嗜好,正因詩歌使得他在新加坡文壇享負盛名,況且,他確實是以詩歌表達對動蕩中的世界與苦難中的世人之關懷。


瀏覽更多



孫世南

        孫世南(1896-1982),原籍福建廈門......(點擊瀏覽更多)

        孫世南(1896-1982),原籍福建廈門。他於弱冠之年隨堂叔南渡重洋,曾到過爪哇、新加坡、蘇門答臘等地,並考察了當地的華僑教育。及後,他在新加坡結識了陳頎(即陳紫杖),並與之愈發稔熟。 1924年春,陳頎(1872-1932)將長女陳綺珠許配給孫世南。在兩人共結連理後,他深受岳父的影響,耳濡目染之下,始習吟詠。因獲岳父指引,他於詩之一道上可謂是越發精進。 孫世南曾在工商學校擔任教員。新加坡淪陷後,他挈眷屬避難於吉里門島(Karimun)。之所以逃往該處,皆因他的繼室李孔雀為當地人士。他在戰後開始從商,且頗有收獲。洪鏡湖在為他的著作《雪庵詩稿》寫序時,曾稱他「能師能商,可見其才略」。


瀏覽更多